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资讯动态 > 高层声音 > 正文

国务院释放重要信号!法律服务将向现代生活服务消费转型!丨律新社观察

2021-03-09 14:25:24   点击:   来源:
国务院释放重要信号!将法律服务行业定位在生活性服务上,作为传统消费向现代生活服务型消费转变的一种生活方式,与旅游、体育、居民家庭服务等相提并论。
 
以后,法律服务行业或将由生存型、传统型、物质型向发展型、现代型、服务型转变了!11月22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生活性服务业促进消费结构升级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首次明确提出将法律服务作为生活性服务来促进消费结构升级。据悉,这是我国推动生活性服务业发展的第一个全面、系统的政策性文件,是适应人民群众消费升级需求、推动生活性服务业全面提升规模、品质和效益的总体部署。
 
对此,有不少法律界专家学者和律师指出,该《指导意见》对于我国法治建设的全面推进、经济建设的健康发展,人民群众的权益保障,具有深远的意义。但也有不少法律人持观望态度,认为这只是满纸空言,政策如何落实,还需看相关部门的具体执行规定。








这图能说明啥?可能有些法律人还看得不过瘾?莫着急,律新社小编早已为大家整理出相关重要内容。(附:《指导意见》全文请看下文)

 

《指导意见》明确,今后一个时期,重点发展居民和家庭、健康、养老、旅游、体育、文化、法律、批发零售、住宿餐饮、教育培训等贴近服务人民群众生活、需求潜力大、带动作用强的生活性服务领域,推动生活消费方式由生存型、传统型、物质型向发展型、现代型、服务型转变。在法律服务上,《指导意见》特别做了以下规定:

 

1、加强民生领域法律服务,推进覆盖城乡居民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
 
2、大力发展律师、公证、司法鉴定等法律服务业,推进法律服务的专业化和职业化。
 
3、提升面向基层和普通百姓的法律服务能力,加强对弱势群体的法律服务,加大对老年人、妇女和儿童等法律援助和服务的支持力度。
 
4、支持中小型法律服务机构发展和法律服务方式创新。
 
5、统筹城乡、区域法律服务资源,建立激励法律服务人才跨区域流动机制。
 
6、加快发展公职律师、公司律师队伍,构建社会律师、公职律师、公司律师等优势互补、结构合理的律师队伍。
 
7、规范法律服务秩序和服务行为,完善职业评价体系、诚信执业制度以及违法违规执业惩戒制度。
 
8、强化涉外法律服务,着力培养一批通晓国际法律规则、善于处理涉外法律事务的律师人才,建设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和影响力的律师事务所。
 
9、完善法律服务执业权利保障机制,优化法律服务发展环境。
 
10、要围绕激发生活性服务业企业活力和保障居民放心消费,着力深化改革开放、改善消费环境、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完善质量标准体系、加大财税金融价格土地政策引导支持、推动职业化发展、建立健全法律法规和统计制度,加快完善体制机制,营造良好市场环境。
 
11、建立全国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服务业市场,采取有效措施,切实破除行政垄断、行业垄断和地方保护,清理并废除生活性服务业中妨碍形成全国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
 
12、进一步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鼓励和引导各类社会资本投向生活性服务业。
 
13、进一步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简化审批流程,取消不合理前置审批事项,加强事中事后监管。
 
14、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
 
15、健全并落实各类所有制主体统一适用的制度政策,切实解决产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不平等问题,促进公平发展。
 
16、支持各地结合实际放宽新注册生活性服务业企业场所登记条件限制,为创业提供便利的工商登记服务。
 
17、积极探索适合生活性服务业特点的未开业企业、无债权债务企业简易注销制度,建立有序的市场退出机制。
 
......
 

 

释放了啥信号?

 

针对该《指导意见》,律新社对法律界人士进行了采访。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法律人的解读也是不尽相同。

 

复旦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段匡表示,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指导意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释放了简政放权的信号,让社会各个组织、各个行业都能参与到解决社会矛盾中来。但就法律服务方面的规定而言,今后还要看司法部门是否能做出一定的实际行动。

 

段匡教授特别指出,要加强民生领域法律服务,则需要一批做公益的律师,但就目前律师界现状而言,并没有形成公益律师的成熟机制。“律师是自由职业者,如何在经济上给予保障,这也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所以,国务院的《指导意见》只是表态,具体还要司法部等有关部门落实执行,要做出实际规定,比如如何鼓励和激励律师做公益等等。”段匡教授向律新社表示。

 

然而,在上海融孚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海市律师协会复查委副主任缪贯中律师看来,该《指导意见》的出台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提法较为新颖,将法律服务行业定位在生活性服务上,作为传统消费向现代生活服务型消费转变的一种生活方式,与旅游、体育、居民家庭服务等相提并论。”

 

 

 

 

 

律所(律师)的机遇在哪?

 

针对该文释放的信号,缪贯中律师认为,将来私人法律顾问现象可能会很普遍,律师参与到基层组织、提供专项服务的也会越来越多,更多的公共事务都会有律师的身影。“让律师更接地气,让法律服务更接近普通民众,让中小法律服务机构有更多的发展空间。这是我认为该《指导意见》给律师业带来的机遇。”

 

对于该《指导意见》给律所(律师)带来的机遇,上海长策律师事务所鞠娟律师认为:

 

第一、民生领域的法律业务数量,尤其是相关的法律援助案件的数量会有所增加;
 
第二、对于郊区律师而言,要充分抓住统筹城乡、区域法律服务资源,建立激励法律服务人才跨区域流动机制的机会,多加学习,提高自己的业务能力;
 
第三、对于中小型规模的律所而言,要利用支持中小型法律服务机构发展和法律服务方式创新的机会,寻求发展道路;第四、对于郊区的律所而言,可以充分利用此次机会,多向市区、发达地区的成功律所“取经”,提高竞争力和发展力。

 

“中小型法律服务机构不再局限于律师事务所或者基层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公司、民间公益的法律服务机构可能在注册或审批上出现政策上的松动;律师的流动性可能会加强,地域性执业限制可能会取消比如北京市限制外地律师注册的情形可能会被打破。”谈及律所(律师)法律服务机遇,北京市京师(青岛)律师事务所张炜林律师也给出了不同的观点。

 

 

 

 

 

不过,话又说回来,虽然该《指导意见》的出台对法律服务行业的发展与导向具有推动作用,但如何具体落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就该《指导意见》的相关规定,缪贯中律师提出了两方面的建议:

 

第一、就跨区域人才流动方面而言,缪贯中律师认为,因为律师行业早已进入市场化发展的行列,没有任何机构发放工资和补贴(除了个别的国办所外),如果是从发达地区去欠发达地区执业,那律师的业务收入势必受到很大影响,律师的生活水准可能随之下降。因此,建议政府部门应考虑对激励律师流动方面出台相应的配套措施,比如:设立基金来鼓励发达地区的律师或专业化的律师到欠发达地区帮带当地律师,从而推动当地法律服务业的发展。
 
第二、就完善律师职业评价体系方面而言,缪贯中律师认为,律师的职业评价除了主管部门对于执业纪律和职业道德等方面常规监管和评价外,建立律师的社会评价体系也很重要。发挥律师协会甚至第三方独立机构对律师进行职业评价,是国外法律服务发达国家的惯例。
 

 

此外,鞠娟律师还提出,要想落实好这些法律方面的规定,需要全国及各地律师协会、司法局、法律援助机构,甚至是高校的全面分工、统筹及配合。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唐志坚律师在接受律新社采访时,也给出了建议,他认为:

 

第一、加大对律师事务所的扶持力度,尤其在人才引进、税收政策等方面给予更大的支持,促进律师事务所快速发展,满足人民群众的生活性法律服务的需求;
 
第二、在保障律师执业权利和优化法律服务发展环境方面,出台更为具体的规定,促进法律服务业的快速、健康发展;
 
第三、在律师制度改革中,应当广泛听取律师的意见和建议,对律师等级制度和出庭资格的改革,应当慎之又慎,凡市场能决定的,让市场来解决。